博瑞金融论坛—中国金融圈大联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297|回复: 0

奇葩!被扣巨额奖金,怒告券商!券商竟然下落不明!各种理由堪称无耻!

[复制链接]

272

主题

475

帖子

3

精华

白银长老

Rank: 6Rank: 6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19-5-13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金融圈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博瑞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各券商制定的各种吸引投行等人才的措施,最重要的是项目绩效奖励,有许多券商承诺很高的项目奖励比例,但有些就是骗人的把戏 ,项目成功了就以各种理由进行拖延不兑现,离职时就耍流氓一把没收,这种案例许多人都听过吧!今天看看这家券商吧,没按期发放递延的奖金,还以超过仲裁时效拒付;原告提供的奖金激励考核计算文件也被券商否认其真实性,法院竟然要求提供盖有公章的原件,这实在太离谱,因为很多券商甚至连激励考核的文件内容都从没有发给员工看,职工的权益被肆意践踏,提供盖有券商公章的相关文件简直是天方夜谈,当然该部分奖金诉讼请求也被法院驳回!最惊人的是,该券商下落不明,简直是奇葩!
      资本市场各类丑闻不断,以各种非法无耻理由扣发没收员工奖金的、否认激励奖金的、损害员工利益的券商,大家还是敬而远之吧!否则有一天这种扣发奖金工资的厄运也会降落在你的身上,你以命换钱的努力工作换来的就是被欺骗!这类券商不讲信誉、不爱惜名誉,有些扣发奖金的理由堪称无耻!
     欢迎大家以后爆料券商侵害员工的各种新闻,本公众号予以报道,谴责此类损害员工、剥削员工的无耻行为!
       我们看看初某聪与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等工资奖金的纠纷的案例:
1、券商未按期发放递延奖金,竟然以超过诉讼时效拒付
      投行超996工作制,披星戴月,券商说好的延期发放工资未按期发放,其竟然认为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所以不愿支付。被告对原告主张的2013年奖金、2014年至2016年一、二次项目奖金提出时效抗辩,称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2017年1月原告初某聪提起劳动仲裁未超过法定仲裁时效,对于被告汇智公司所述原告初某聪上述主张超过仲裁时效的抗辩,本院不予采信。
      2、不承认原告提供的《考核激励办法》文件的真实性,法院竟然要求提供盖公章的原件,对于按此考核激励办法计算的上千万奖金法院不予支持
       原告向法院提交了2014年、2015年《宏源汇智有限公司业务考核激励暂行办法(修订稿)》,原告初某聪仅提供了上述证据文档打印件,被告汇智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不予认可,经本院释明,原告初某聪表示无法提供该证据原件。
      3、奇葩,券商下落不明
判决书显示,因被告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落不明,本院公告向其送达起诉状副本、开庭传票,公告届满后,被告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未到庭应诉,本院依法对其进行缺席判决。
     法院最终判决被告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支付原告初某聪2013年税后奖金193.30万元;支付原告初某聪2014年奖金500万元;其他的奖金诉求被驳回。  

初忠聪与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等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京0102民初31613号

原告:初忠聪,男,1982年12月8日出生,汉族,无业,住北京市东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程阳,北京市兰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扬,北京市兰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怀柔区。
法定代表人:赵玉华,董事长、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郑筠,浙江先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新疆乌鲁木齐市天山区。
法定代表人:冯戎。

原告初忠聪与被告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智公司)、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证券公司)劳动争议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初忠聪之委托诉讼代理人程阳、李扬、被告汇智公司之委托诉讼代理人郑筠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证券公司经本院公告传票传唤未到庭应诉。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初忠聪诉称,现诉至法院要求1、确认原告与被告汇智公司自2012年4月23日至2017年1月23日存在无固定期限劳动关系;2、汇智公司支付2015年7月至2017年1月工资40.09万元;3、汇智公司支付2013年奖金193.3万元(税后);4、汇智公司支付2014至2016年一次分配环节的项目奖金12168827.80元;5、汇智公司支付2014年至2016年在按照激励制度做相应扣减后二次分配的项目奖金13331274.17元;6、诉讼费由被告汇智公司负担。事实与理由:一、原告与被告自2012年4月23日起即存在劳动关系,并不是从2013年6月1日开始。自2012年4月23日起,原告即在被告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处工作。原告并未与被告签订相关借调或调派协议,也不存在调入被告处工作的情况。由于被告2012年3月刚注册成立,当时社会保险和银行账户尚未开立,无法以被告名义支付工资缴纳社会保险,所以2013年1月前原告的工资由宏源证券公司代付,社会保险由宏源证券公司或其子公司代缴,此后由被告支付工资并缴纳社会保险。原告与被告自2012年4月23日起即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且一直存续至今。
二、被告应支付原告2015年7月至2017年1月工资40.09万元。从2015年7月开始,被告停止向原告支付工资并停止缴纳社会保险。原告于2016年8月18日向被告工作人员赵焕芝发送《关于个人情况的说明及相关申请》,要求回去上班、补发奖金、工资、补缴社保;于2016年12月12日再次向被告工作人员赵焕芝、赵玉华、林彦旭发送邮件,要求被告对恢复工作、补发奖金及工资社保等事项予以重视和回应。原告一直在向被告主张权利,被告却不予理会。由于双方劳动关系并未解除,且是由于被告的原因未予安排工作,所以被告仍应向原告支付2015年7月至2017年1月工资40.09万元。
三、被告应支付2014-2016年一次分配环节的项目奖金共计12,168,827.80元。就奖金分配政策及依据,原告已提交被告保管的政策文件复印件,被告对盖章或签字版文件均要求保存电子版扫描件,而该复印件正是被告所留存的电子版扫描件(含公章、签字)。上述文件足以证明奖金分配的相关文件均由被告所保管。且《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业务考核激励暂行办法(修订稿)》并不是修订意见,被告公司的文件名称即含有“修订稿”表述。原告已经就应当享有奖金的事实穷尽了举证能力,且原告提交的证据已经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具有高度盖然性。若被告否认原告存在奖金的事实应当对此承担举证责任。根据《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业务考核激励暂行办法》,被申请人应支付申请人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的奖金,但是被申请人至今未如期发放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的奖金。其中,2013年奖金为193.30万元(税后)。2014年一次分配环节的项目奖金6,167,089.05元,具体计算方法为:(3,729,241.88+19,990,331.38)×50%×52%=6,167,089.05;2015年一次分配环节的项目奖金4,392,665.39元,具体计算方法为:19,966,660.85×50%×44%=4,392,665.39;2016年一次分配环节的项目奖金1,609,073.36元,具体计算方法为:7,313,969.81×50%×44%=1,609,073.36,因此2014至2016年一次分配环节的项目奖金共计12,168,827.80元。四、被告应支付2014-2016年在按照激励制度做相应扣减后二次分配的项目奖金共计13,331,274.17元。在按照激励制度做相应扣减后为二次分配的项目奖金,其中2014年为5,692,697.58元,具体计算方法为:(3,729,241.88+19,990,331.38)×50%×48%=5,692,697.58;2015年为5,590,665.04元,具体计算方法为:19,966,660.85×50%×56%=5,590,665.04;2016年为2,047,911.55元,具体计算方法为:7,313,969.81×50%×56%=2,047,911.55。因此2014至2016年二次分配的项目奖金共计13,331,274.17元。
被告汇智公司辩称,
一、本案原告所提出的所有请求均已过时效,依法不能得到支持。按照法律规定,劳动仲裁的时效为权利被侵害之日起一年内。原告初忠聪在2012年4月23日进入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工作,2014年11月5日因被刑事拘留而离开工作岗位,2015年4月22日双方劳动合同期满,所以,原告若要提出本案的仲裁请求应当在其离开工作岗位之日起一年内向劳动仲裁委申请。显然本案已经超过时效,法庭应驳回其诉请。
二、原告与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源证券)签订《劳动合同书》、建立劳动关系,其并没有与被告汇智公司建立劳动关系,因此被告主体不适格。原告在2012年4月23日与宏源证券签订《劳动合同书》,建立劳动关系,双方约定劳动合同期限为三年。原告入职宏源证券后,因项目发展需要,自愿接受宏源证券的岗位调派,到宏源证券全资子公司汇智公司开展项目工作。原告本人一直与宏源证券保持着劳动关系。由于国有企业管理的特殊性,汇智公司是宏源证券的全资子公司,宏源证券与汇智公司是行政隶属关系,汇智公司是宏源证券的下属单位、直属部门。原告作为宏源证券的员工,其人事管理、任务安排、岗位薪酬都受制于宏源证券,所以宏源证券才是原告的用人单位。另一方面,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劳动争议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研讨会会议纪要(二)》第20条规定:“劳动者虽在被派往单位工作,应认定其与签订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从这一规定来看,原告接受宏源证券调派,到汇智公司去工作,应该认定与他签订劳动合同的宏源证券存在劳动关系,不应认定与汇智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所以,本案被告汇智公司主体不适格。
三、汇智公司与原告之间不存在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规定,用人单位必须与劳动者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分为三种情况:1.连续两次订立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劳动者连续工作满十年以上;3.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满一年不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视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已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显然,本案原告已与宏源证券签订劳动合同,不符合《劳动合同法》规定的存在无固定期限劳动关系的法律特征。具体理由如下:1、汇智公司是宏源证券的全资子公司,实际上相当于宏源证券的一个部门。劳动合同法之所以强制规定用人单位要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其目的在于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本案中,作为母公司的宏源证券已经与原告签订了劳动合同,并且按时发放工资、依法缴纳社保。因此,劳动合同目的已经实现,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已经收到保护,司法机关不应对用人单位进行惩罚性判定,尤其是在全资母子关系的国企中,认可双重劳动关系,无端加重用人单位的负担。2、原告的劳动关系已于2015年4月23日终止,并且之后也没建立起实际用工关系。按照《劳动合同书》的约定,原告的劳动合同于2015年4月23日到期。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劳动合同期满或者当事人约定的劳动合同终止条件出现,劳动合同即行终止。”因此,至2015年4月23日,原被告劳动合同已终止。劳动合同终止后,原告仍一直处于羁押状态,从未向宏源证券或汇智公司提出要继续工作,实际也没有继续到宏源证券或者汇智公司上班,宏源证券和汇智公司更没有要求原告提供任何形式的劳务。所以,从2015年4月24日起,原告和宏源证券以及汇智公司之间均不存在实际用工关系,即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3、原告在劳动合同履行过程中,因为刑事犯罪,被司法机关羁押、判刑(2014年11月5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8月5日被一审法院判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2016年10月11日被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根据劳动部1995年发布的《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十八条规定来看“劳动者涉嫌违法犯罪被有关机关收容审查、拘留或逮捕的,用人单位在劳动者被限制人身自由期间,可与其暂时停止劳动合同的履行。暂时停止履行劳动合同期间,用人单位不承担劳动合同规定的相应义务。”所以原告自被羁押之日起,劳动合同中约定的全部义务公司都可以暂停履行,包括与劳动者续签劳动合同,因此,在原告羁押期间公司有权不与其续签劳动合同。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原告涉刑事犯罪被黑龙江司法机关带走后,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公司无法也无权主动与原告取得联系、了解具体情况,但原告是能够通过律师或者家属与公司主动沟通劳动关系问题的,然而,原告直至2017年1月17日才向公司党委汇报整个事情的经过。可见,原告对于劳动关系的处理问题上主观上有故意放任的过错。
四、原告无权要求汇智公司支付2015年7月至2017年1月的工资40.09万元。首先,据前所述,汇智公司不是本案适格的主体,并没有和原告建立劳动关系,所以,汇智公司没有法定义务给原告发放工资。其次,根据劳动部1995年发布的《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十八条规定,原告在被羁押期间,公司有权暂停发放工资。劳动部的《意见》体现的法理精神是劳动者因违法犯罪行为被限制人身自由后不能为用人单位提供劳务,基于公平原则,用人单位当然可以免除支付劳动报酬的义务。所以,原告在2014年11月至2016年8月被采取强制措施、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的这段期间,其本人根本没有为宏源证券或者汇智公司工作,公司无须支付相应对价的劳动报酬。原告在被释放后,也没回公司上班。本案的实际情况就是原告从2014年11月5日被刑事拘留之日起就再也没有为宏源证券或者汇智公司工作。因此,原告要求汇智公司支付2015年7月至2017年1月的工资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五、原告诉请第4、5项要求分配项目奖金,没有任何依据。首先,奖金是用人单位给予员工的一种奖励措施,支付与否、怎么支付的权力在于用人单位。由于原告严重违反了证券从业人员的职业操守,构成刑事犯罪,被判决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给宏源证券或者汇智公司的声誉造成了恶劣影响,因此,宏源证券和汇智公司有权不予发放任何奖金,并可以保留追究原告一切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综上所述,被告汇智公司未与原告初忠聪建立劳动关系,无须对原告承担任何用人单位的法定责任与义务。况且,原告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国有企业的中层领导干部,恣意违法乱纪,在给公司以及党组织造成无法挽回的恶劣影响下,罔顾党纪国法,“恶人先告状”,如若此等情况,法律仍支持其主张,那么法律的公平如何彰显,法律的正义如何伸张!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2年4月23日,原告初忠聪(合同乙方)与被告证券公司(合同甲方)签订劳动合同书,劳动合同期限至2015年4月22日,合同第十九条约定,乙方工资按甲方的规章制度执行,其中税前固定工资21100元/月,并按甲方规章制度调整。在一定条件下,甲方根据公司的经营状况及乙方的工作表现,按照公司薪酬制度的规定,另行发放绩效工资和年终奖金。该份劳动合同书左下方记载“调入汇智“。
对于工资发放、缴纳社保一节,2013年1月至2015年6月间,被告汇智公司为原告初忠聪缴纳社会保险,被告汇智公司所述2013年前社会保险由被告证券公司缴纳。对于原告初忠聪工资发放一节,原告初忠聪所述2012年签订合同后工资一直由被告汇智公司发放,被告汇智公司则称2013年前工资由被告证券公司发放,2013年后工资由其公司发放。仲裁庭审笔录中原告初忠聪所述2013年1月前工资由被告证券公司发放,社保、公积金由被告证券公司或下属子公司(不包括被告汇智公司)缴纳,2013年1月起原告初忠聪的工资和社保均由被告汇智公司发放和缴纳。
2014年11月5日,原告初忠聪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8日被批准逮捕。2016年8月5日,原告初忠聪被齐齐哈尔市建华区人民法院判决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免予处罚;追缴初忠聪违法所得20万元,依法没收,上缴国库。原告初忠聪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10月11日,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7年3月28日,申万宏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委员会下发申万宏源党发[2017]75号《关于给予初忠聪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经济处罚的决定》,该决定记载初忠聪2012年4月进入宏源证券债券销售交易部工作,2012年6月调入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工作,任项目投资部副总经理、总经理等职。2015年11月,被免去宏源汇智项目投资部总经理职务。2016年7月,被免去宏源汇智执行委员会委员职务。2017年1月17日,初忠聪向宏源汇智书面报告认为,20万元系其与吴蓬清之间的个人借款且已偿还,否认有受贿行为,不认罪、不悔罪,并将继续向有关部门申诉。初忠聪的行为已触犯刑法、党的纪律和公司相关规章制度,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四条、第十条,《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员工违规违纪行为处理暂行办法》第七十条、《申银万国证券有限公司关于对违规违纪经营和管理行为进行责任追究的实施办法》第六条、第十条、第十四条、第十六条的规定,经公司纪委研究,并报公司党委批准,决定给予初忠聪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对其进行经济处罚,扣发其全部绩效薪酬。本决定自2017年3月28日起生效。经本庭询问,被告汇智公司所述处罚决定中扣发其全部薪酬指的是2013年未发放的绩效奖金。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系申万宏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申万宏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党委系委员会系申万宏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委员会;被告汇智公司系申万宏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合资子公司。
对于原告初忠聪要求确认劳动关系一节,原告初忠聪与被告汇智公司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初忠聪所述其与被告汇智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被告汇智公司则所述2012年6月至2015年4月22日存在劳动关系,其公司继续履行原告与被告证券公司的劳动合同,初忠聪就其所述存在劳动关系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2017)京东方内民证字第01824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对初忠聪操作其携带的“Lenovo”牌”thinkpad”笔记本计算机的过程进行监督。点击“总经理办公室(集团)邮箱1-12”页面中收件人显示“汇智公司(邮箱)、赵焕芝邮箱及其他人的邮箱号”。汇智公司对公证书真实性无异议,对于合法性、关联性、证据内容有异议,邮件不是登录邮箱后打开,而是电脑本地打开,无法证明其真实性和合法性。对于内容,系与本案无关的其他的通信方式,邮箱个人注册,也由个人控制,不能证明受汇智公司或证券公司管理。2、微信汇智群截图,汇智群记载该群人员头像及名称,人数为23人(其中包括王晓雅)、汇智群的工作信息,汇智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群中姓名无法确认其真实身份,微信使用者可自行修改姓名,原告曾在证券公司工作,在宏源部门群聊是正常现象,不能证明原告是汇智公司或证券公司职工。经本院释明,原告表示无法提交该证据原件。3、名片原件,该名片记载初忠聪系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项目投资部总经理,汇智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该证据系复印件,不能证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4、(2017)京东方内民证字第06881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在互联网浏览方式下初忠聪手机微信中汇智群与微信名为王晓雅的来往微信信息。汇智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无异议,合法性、关联性及内容均有异议,认为聊天窗口可以修改,对于王晓雅的真实身份不能确认,其也不是公司授权的管理层,不能证明原告的证明目的。对于劳动关系是否终止一节,初忠聪认为未终止,被告汇智公司则认为原告初忠聪与证券公司劳动关系于2017年3月终止。对于初忠聪所述双方存在无固定期劳动关系,原告初忠聪认为被告汇智公司自用工之日起满一年未与原告订立书面劳动合同,视为双方存在无固定期劳动合同。
对于原告初忠聪要求确认被告汇智公司2012年4月23日至2017年1月23日存在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一节,双方均认可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原告认为自2012年6月至今与被告汇智公司存在劳动关系;被告汇智公司认可2012年6月至2015年4月22日存在劳动关系,认为继续履行原告初忠聪与被告证券公司的劳动合同。对于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一节,原告初忠聪所述被告汇智公司自用工之日起一年内未与原告初忠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视为双方已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对于初忠聪主张2015年7月至2017年1月工资一节,被告汇智公司发放原告初忠聪工资至2015年6月,此后未再发放。原告初忠聪认为劳动关系尚未解除,被告汇智公司所述其公司未与初忠聪建立劳动关系,无义务发放初忠聪工资,初忠聪涉刑被羁押,公司有权暂停发放工资。
对于原告初忠聪要求被告汇智公司支付2013年度奖金一节,初忠聪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1、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2013年度年终奖分配方案打印件,该方案记载年终奖作为子公司对员工考核激励的核心部分,应当按照公司业已确定的制度和规则来确定,奖金的具体分配方案中记载初忠聪901万元;考虑到保持核心团队的稳定性,子公司拟对奖金超过200万的员工分次发放奖金,对于其个人奖金200万以上的部分,按照60%、30%、10%分三次发放,具体发放进度安排如下:其中初忠聪当期620.6;2014年中210.3;2015年初70.1;根据子公司章程及相关制度规定,子公司经营层邹剑仑、胡挺的奖金需经汇智董事会审议通过。其余员工的奖金方案由汇智子公司执委会审议通过。2、被告汇智公司2014年第2次执行委员会、总经理办公会联席会会议纪要,该纪要记载,2014年1月24日,总经理邹剑仑主持召开2014年第2次执行委员会、总经理办公会联席会会议。会议审议通过《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2013年度预算执行情况报告》、《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2013年度风险管理报告》及《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2013年度年终奖金分配方案、经理层高级管理人员2013年奖励方案》,要求按会议意见修改后下发。“邹剑仑”在签发处签字。3、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应发奖金延期发放的确认书,该确认书记载,根据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第一届董事会第17次会议决议,初忠聪在2014年中,税后奖金延期发放部分为330899.33元;在2015年初税后奖金延期发放部分为1159802.17元;在2016年初税后奖金延期发放部分为773201.44元,公司和本人对以上金额及延期发放的决定均无异议。被告汇智公司对原告初忠聪提交的证据1、2真实性均不认可,认为原告初忠聪未提交原件;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被告汇智公司对确认书中2014年、2015年延期发放的金额认可,认为原告已经超过诉讼时效。
对于初忠聪所述项目一节,初忠聪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
1、汇智公司2014年6月10日通过邮件方式发送给邹剑仑、初忠聪汇智关于进一步加强项目后续跟踪管理的通知,该邮件记载初忠聪任项目经理的项目为[华信一号定向]山西交通厅5.14亿、华融能交投信托贷款单-资金信托。汇智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不予认可,对于该证据来源,初忠聪表示该邮件保存到现电脑中。经本院释明,初忠聪表示无法提供该邮件的原始数据。2、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与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顾问及咨询业务协议书》(编号华融信托[2012]集信第86号-顾问第2号)及服务协议书、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与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顾问协议书》(编号:华融信托[2012]集信第86号-顾问第1号)及服务协议书、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与山西能源交通投资有限公司之信托贷款合同、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与山西潞安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之保证合同、上信.融源一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投资顾问合同、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上信.融源一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说明书、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与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上信.融源一号集合资金信托合同、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与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财务及投资顾问协议、山西交通厅信托融资项目投资分析报告及针对执委会关切问题的补充说明、山西能交信托融资项目投资分析报告、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项目投资上会审议申请表,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合同甲方)与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合同乙方)签订的《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顾问及咨询业务协议书》(编号华融信托[2012]集信第86号-顾问第2号)协议约定当甲方进行项目投资与重大资金运用时,乙方提供基本的投资咨询建议服务,该协议附件服务提供书中约定了专项顾问咨询费的计算公式为乙方就本信托计划向甲方提供服务的对象受益人所持信托受益权对应的信托本金余额×核算期的实际天数×0.7÷360,约定期限为2012年12月10日至2014年12月10日止。邹剑仑在协议书及附件服务提供书被告汇智公司公章下加盖其名章。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与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顾问协议书》(编号:华融信托[2012]集信第86号-顾问第1号)及附件服务提供书,双方未签字或加盖公章。《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与山西能源交通投资有限公司之信托贷款合同》(合同编号:华融信托[2012]单信第[45]号-贷第1号)记载,山西能源交通投资有限公司向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申请贷款二十亿元,签订日期为2013年。《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与山西潞安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之保证合同》记载对于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向山西能源交通投资有限公司提供二十亿元贷款金额,山西潞安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为该份合同提供连带保证。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与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的《上信.融源一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投资顾问合同》记载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拟发起设立的“上信.融源一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本信托计划项下信托资金将投资于能交投单一资金信托,最终用于向山西能源交通投资有限公司发放信托贷款,信托期限内的闲置资金,可以投资于银行存款;若信托计划发行成功,甲方应根据本合同及信托合同约定向乙方支付投资顾问费。投资顾问费为固定报酬,每日按照“当日信托本金余额×0.42%÷360”计提。《上信.融源一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说明书》记载,该计划发行规模为二十亿元。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与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上信.融源一号集合资金信托合同》记载,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委托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对上信.融源一号集合资金进行信托管理,推介期内目标募集资金额为20亿元。双方就此签订了认购风险书。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合同甲方)、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合同乙方)、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合同丙方)签订《财务及投资顾问协议》(合同编号:华融信托[2012]单信第[45]号-顾第1号)记载,甲方聘请乙方、丙方担任其财务及投资顾问,信托成立后,甲方按照以下标准向乙方、丙方支付顾问费,乙方、丙方顾问费金额=对应核算期内信托本金余额×乙方(丙方)顾问费率×该核算期的实际天数÷360,其中乙方顾问费率为0.61%/年,丙方顾问费率为0.6%/年。2013年债券销售交易部、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关于“上信.融源一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销售手续费的说明》记载了该项目财务顾问费为3020万/年,其收入的30%划归债券销售交易部作为销售手续费。《山西交通厅信托融资项目投资分析报告》及投资分析报告声明、《针对执委会关切问题的补充说明》、《山西能交信托融资项目投资报告》记载了上述项目的情况及问题。汇智公司认可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与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顾问及咨询业务协议书》(编号华融信托[2012]集信第86号-顾问第2号)及服务协议书、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与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顾问协议书》(编号:华融信托[2012]集信第86号-顾问第1号)及服务协议书、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与山西能源交通投资有限公司之信托贷款合同、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与山西潞安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之保证合同、上信.融源一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投资顾问合同、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上信.融源一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说明书、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与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上信.融源一号集合资金信托合同、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与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财务及投资顾问协议真实性认可,对于关联性有异议,不能证明项目所获收益与初忠聪资金存在关联关系;汇智公司对于《关于“上信.融源一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销售手续费的说明》真实性有异议,认为未加盖其公章。经本院释明,初忠聪表示无法提供该证据原件。对于投资报告、投资分析报告、审议申请表真实性有异议,认为未提供原件。经本院释明,初忠聪表示无法提供原件。3、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东方公证处(2017)京东方内民证字第01823号公证书,该公证书显示初忠聪在连接互联网情况下,登录“MAIL.163.COM”,输入用户户名和密码后登录点击红旗邮件中“考核制度”附件中“考核”下“项目投资部项目收入”,其中2014一栏显示“华融山西交通厅信托计划投资净收益为3729241.55“、”山西能交投资净收益为19990331.38“、2015一栏中”山西能交投资净收益为19966660.95“,被告汇智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认可,但无法显示发件人的身份,且无宏源证券公司和汇智公司的公章,对于合法性,邮件内所体现的金额数据属于国企的商业机密,原告作为离职员工,非法获取国企商业秘密的行为本身就不合法,对于关联性,原告初忠聪可获得多少项目奖金应当按照公司的规定进行审批确认,并非由公司某一个人来决定。原告初忠聪所述邮件中发件人为汤海华(Q.COM)。4、林彦旭QQ号截图,该证据显示“林彦旭”QQ号为×××。被告汇智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QQ号×××是否被正常使用、是否被盗用,我们不得而知。“林彦旭”的名字是可以由QQ客户端的使用者任意修改的,“林彦旭”与原告是何关系都无法查验,该份证据与本案无关,更不能证明原告初忠聪可以获得项目奖金。经本院询问,被告汇智公司认可林彦旭系其单位职工,对于汤海华身份不清楚;原告初忠聪就其所述其提供的证据中邮箱号系汤海华、林彦旭,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对于原告初忠聪所述奖金所依据的汇智公司规章制度,原告初忠聪向本院提交了2014年、2015年《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业务考核激励暂行办法(修订稿)》打印件,上述暂行办法第十条中间业务项目奖励规则记载了奖励分配比例,并记载对于部门内部的具体分配比例,部门负责人有权结合项目实际情况和参与人员实际贡献进行调整,项目涉及跨部门协作的,具体比例由相关部门负责人协商确定。公司留存部分奖励支出或分配顺序遵循如下原则中第六项规定,按照实际收入的创造情况,对相应部门进行奖励的二次分配。被告汇智公司对上述证据真实性不予认可,从形式上看,只是“修订稿”并非最终稿,且原告仅提供一份WORD打印件,没有经过公司确认。经本院释明,原告初忠聪表示无法提供上述证据原件。
原告初忠聪所述被告汇智公司预留其2014年奖金,原告初忠聪向本院提供了其与“邹剑仑”的微信,微信中记载,初:邹总,当时汇智的执委会和总办会就2014年奖金分配做决定时,提到给我定的是510万还是500万?你还记得确认数字吗?“邹剑仑”语音回复内容为,初忠聪你好,这个具体的数字我记不清了,可能在最后的细节调整中会有些差距,从我们当初最初的想法可能是说给你按照这个大数给你留的,但最后测算的时候,是不是给你写成了510万,我不确认。你这么一提呢,有可能有这么一回事。因为好像当时是不是说有零有整会好一点,但是不确认了,你也知道每次发奖金都会改好几稿嘛,但当时大数是按照这个给你留的,最后是不是有所调整,我记不太清楚了。原告初忠聪电话本中显示“邹剑仑”手机号为158XXXX****,微信号为×××。被告汇智公司对该证据本身无异议,邹剑仑原系其公司总经理,对微信的相对方无法确定是邹剑仑。本案审理中,本院拨打158XXXX****并免提通话,对方认可其系邹剑仑本人,对于其微信中上述内容认可,但不愿到法庭出庭作证。被告汇智公司对拨打电话的对方系邹剑仑身份无异议,认为该证据无法显示原告初忠聪证明内容。
原告初忠聪所述就本案诉求其主张过权利一节,原告初忠聪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1、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东方公证处(2017)京东方内民证字第06880号公证书并附原告初忠聪2016年8月18日、2016年12月12日发给“8日邮件附件中《关于个人情况的说明及相关申请》记载,本人提出如下要求:二、希望公司能够充分考虑到我在职期间为汇智公司的创立、发展做出过突出贡献,能够补发我的奖金、工资、补缴社保;1、2013年度,因递延支付而未发的部分奖金,金额为193.30万元(税后);2、2014年度,汇智公司预留我个人年度奖金510万元。我认为,按照汇智公司的考核激励制度,不考虑我在公司管理(作为执委会委员并分管四个主要的业务部门)、部门管理(项目投资部)上的贡献,仅核算我主导的两个核心项目(交通厅和能交项目)的业绩,在一次分配环节的奖金应为616.70万元。3、2015年度,按照汇智公司的考核激励制度,仅核算能交这一单个项目的业绩,在一次分配环节的奖金应为439.26万元。4、公司已于2015年7月停发我的工资,因此请公司及时补发2015年7月及之后月份的工资,补缴相应社保(五险一金)。2016年12月12日邮件记载,我特郑重申明,就我本人之前提出的相关请求,请公司在一个月内给出明确答复。经本庭询问,原告初忠聪表示其发送的邮箱为被告汇智公司职工赵焕芝的邮箱。被告汇智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认可,对于合法性、关联性、内容均不认可,原告发送邮件的具体接收对象不明确,并且不能证明该邮件被告已收悉,从邮件内容上看,系原告单方陈述,不具备证据效力。2、汉鼎联合律师事务所《关于公司员工初忠聪申请奖金发放相关事宜的法律意见书》打印件,该证据中未有任何人签字或公章,该意见书记载初忠聪作为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员工,单位应当发放相关工资奖金。被告汇智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经本院释明,原告初忠聪表示无法提供该证据原件。
原告初忠聪对于主张2014年至2016年一、二次项目奖金未向本院提供其他证据。
本案审理中,因被告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落不明,本院于2018年6月24日在人民法院报刊登公告,依法向其送达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及开庭传票,公告期限届满后,被告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未到庭应诉,故本院依法对其缺席审理。
2017年1月,原告初忠聪至北京市西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要求:1、确认原告与被告汇智公司自2012年4月23日至2017年1月23日存在无固定期限劳动关系;2、汇智公司支付原告2015年7月至2017年1月工资40.09万元;3、汇智公司支付原告2013年奖金193.30万元(税后);4、汇智公司支付2014至2016年一次分配环节的项目奖金12168827.80元;5、汇智公司支付2014年至2016年在按照激励制度做相应扣减后二次分配的项目奖金13331274.17元。北京市西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7年10月25日作出京西劳人仲仲字[2017]第915号裁决书,裁决一、确认初忠聪与汇智公司自2013年6月1日至2017年1月23日存在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关系;二、汇智公司支付初忠聪2013年税后奖金193.30万元;三、汇智公司支付初忠聪2017年1月17日至2017年1月31日工资3897.29元;四、驳回初忠聪其他仲裁请求。初忠聪不服该仲裁裁决,持其诉请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一、原告初忠聪与被告汇智公司是否存在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关系。原告初忠聪与被告证券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截止至2015年4月22日,劳动合同首页左下方记载“调入汇智”、被告汇智公司上级公司作出的《关于给予初忠聪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经济处罚的决定》中,2012年6月调入被告汇智公司的内容,结合被告汇智公司为原告初忠聪发放工资、缴纳社保、被告证券公司与被告汇智公司隶属关系的事实,可以认定原告初忠聪与被告汇智公司2012年6月1日起建立劳动合同关系。对于原告初忠聪要求2012年4月23日至2012年5月31日与被告汇智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请求,鉴于原告初忠聪与被告证券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原告初忠聪未向本院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对此本院不予支持。被告汇智公司当庭所述其公司继续履行原告初忠聪与被告证券公司间劳动合同,用工主体已由被告证券公司变更为被告汇智公司,被告汇智公司所述原告初忠聪与被告证券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抗辩,本院不予采信。对于双方是否存在无固定期限劳动关系一节,《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第三款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满一年不与劳动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视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已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结合上述认定,原告初忠聪于2012年6月与被告汇智公司建立劳动关系,被告汇智公司自用工之日起一年内未与原告初忠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视为双方在用工满一年始双方已经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仲裁裁决2013年6月1日至2017年1月23日存在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关系,并无不当,且被告汇智公司对该仲裁裁决未提起诉讼,本院予以采纳。
本案审理中,被告汇智公司对原告主张的2013年奖金、2014年至2016年一、二次项目奖金提出时效抗辩,《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前款规定的仲裁时效,因当事人一方向对方当事人主张权利,或者向有关部门请求权利救济,或者对方当事人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仲裁时效期间重新计算。因不可抗力或者有其他正当理由,当事人不能在本条第一款规定的仲裁时效期间申请仲裁的,仲裁时效中止。从中止时效的原因消除之日起,仲裁时效期间继续计算。原告初忠聪于2014年11月5日被羁押,2016年8月5日解除羁押,2017年1月原告初忠聪提起劳动仲裁未超过法定仲裁时效,对于被告汇智公司所述原告初忠聪上述主张超过仲裁时效的抗辩,本院不予采信。
对于原告主张2013年税后奖金一节,《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应发奖金延期发放的确认书》记载,原告初忠聪2013年年度奖金2015年至2016年延期发放部分总额为1933003.61元,现原告初忠聪要求汇智公司给付2013年奖金税后193.30万元,被告汇智公司认可该数额,仲裁裁决被告汇智公司支付上述奖金,被告汇智公司对该仲裁裁决未提起诉讼,视为认可该仲裁裁决。对于原告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对于初忠聪主张2014年至2016年一、二次项目奖金一节,原告初忠聪在职期间完成的山西交通厅、山西能交两个项目,对于项目收益向法院提供了相应证据,对于上述项目原告应获得相应奖金,原告初忠聪向本院提交了2014年、2015年《宏源汇智有限公司业务考核激励暂行办法(修订稿)》,原告初忠聪仅提供了上述证据文档打印件,被告汇智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不予认可,经本院释明,原告初忠聪表示无法提供该证据原件。对于该证据是否已经制定、实施,原告初忠聪未向本院提供证据证明,原告初忠聪依据该暂行办法主张其2014年至2016年一、二次项目奖金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本案审理中,原告初忠聪向本院提交的其与“邹剑仑”的微信,被告汇智公司所述无法确认微信对方身份,原告初忠聪向本院提供微信的手机中“邹剑仑”的手机号与微信号,本院现场通过电话方式与“邹剑仑”联系,“邹剑仑”认可其与原告初忠聪微信信息,但表示不愿出庭接受法庭询问。被告汇智公司认可电话中“邹剑仑”系其原公司总经理。结合上述事实,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邹剑仑微信语音中表示汇智公司2014年曾预留了原告初忠聪2014年奖金,对于无法确认是510万,但按大数即500万预留的,结合邹剑仑作为被告汇智公司总经理身份,被告汇智公司应支付原告初忠聪2014年奖金。对于奖金数额,应以邹剑仑微信中大数即500万为宜。
对于原告初忠聪主张2015年7月至2017年1月工资一节,原告初忠聪与被告汇智公司均认可被告汇智公司2015年7月前工资均按照月工资21100元支付给原告初忠聪,2015年7月1日至2017年1月31日未支付过原告工资。劳动部《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十八条规定,劳动者涉嫌犯罪有关机关收容审查、拘留、或逮捕的,用人单位在劳动者被限制人身自由期间,可与其暂行停止劳动合同的履行。暂行停止履行劳动合同期间,用人单位不承担劳动合同规定的相应义务。原告初忠聪于2014年11月15日至2016年8月5日因涉及刑事犯罪被羁押,视为双方劳动合同暂行停止,被告汇智公司无需给付原告初忠聪上述期间工资。原告初忠聪要求2015年7月1日至2016年8月5日期间工资的诉讼请求,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对于原告初忠聪主张2016年8月6日至2017年1月16日工资一节,原告初忠聪向本院提供了北京东方公证处(2017)京东方内民证字第06680号公证书,该公证书显示原告初忠聪要求恢复工作,被告汇智公司对该证据真实性认可,但无法证明邮件的发送对象,也不能证明邮件已收悉,原告初忠聪未向本院提供邮件收件方已收悉,且未向本院提供邮件相对方身份,原告初忠聪向被告汇智公司要求恢复工作未向本院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对于原告初忠聪主张上述期间工资,本院不予支持。对于原告初忠聪主张2017年1月17日至2017年1月31日期间工资,中共申万宏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申万宏源证券有限公司委员会作出《关于给予初忠聪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经济处罚的决定》中记载,2017年1月17日,原告初忠聪向宏源汇智书面报告认为否认受贿事实,可以看出被告汇智公司自该日知道原告初忠聪的刑事处理结果,被告所述原告初忠聪劳动关系于2017年3月终止,结合以上认定原告初忠聪与被告汇智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事实,被告汇智公司应支付原告初忠聪2017年1月17日至2017年1月31日工资,鉴于原告初忠聪未实际工作,仲裁裁决被告汇智公司按2016年度北京市职工平均工资标准支付原告初忠聪2017年1月17日至2017年1月31日工资3897.29元,被告汇智公司对于该仲裁裁决未提起诉讼,该项仲裁裁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采纳。
本案审理中,因被告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落不明,本院公告向其送达起诉状副本、开庭传票,公告届满后,被告宏源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未到庭应诉,本院依法对其进行缺席判决。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七条、第三十条、《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九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初忠聪与被告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2013年6月1日至2017年1月23日期间存在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关系;
二、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被告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支付原告初忠聪2013年税后奖金193.30万元;
三、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被告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支付原告初忠聪2014年奖金500万元;
四、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被告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支付原告初忠聪2017年1月17日至2017年1月31日工资3897.29元;
五、驳回原告初忠聪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由原告初忠聪负担5元(已交纳);由被告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负担5元(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7日内交纳);公告费520元,由被告宏源汇智投资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7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的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视为放弃上诉权利。

审 判 长  田志鹏
人民陪审员  梁 华
人民陪审员  刘 凤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柴福敏
书 记 员  马 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站长qq:19916961|投诉举报|辽公网安备 21020402000478号|博瑞金融社区 ( 辽ICP备16006943号-1  

GMT+8, 2019-8-20 23:05 , Processed in 0.127060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