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瑞金融论坛—中国金融圈人脉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6232|回复: 0

信托,是我们回不去的江湖

[复制链接]

571

主题

916

帖子

7

精华

黄金长老

Rank: 7Rank: 7Rank: 7

性别
发表于 2019-11-4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金融圈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博瑞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秋来霜后十月一,花寒叶冷残枝低
云暗日昏妖风起,江湖浪卷朝复夕
当年道友音信寥,不问来路问归期
夜长火短纸灰漫,谁给非标送寒衣
2019年是个不平凡的年份,是不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我不知道,但于我于很多人来说,确是五味杂陈一言难尽的一年。许是却见惯了新规、暴雷下的哀嚎,整个人已然有些麻木不仁,即便每天媒体上各种骇人听闻、一惊一乍的“通道已死,同业已死,非标已死……”亦无法在心头激起哪怕一丝涟漪,反正过去几年与非标有关的业务早已经死去活来不知多少回了,就差我们这些臭干非标的没死了(哥18年年初倒是给写死过一回)。
但最近,听说几个之前信托的同道又跳槽了,有两个还在待业之中,几个专心做公号的狗朋友也快干不下去了,几个苟延残喘的也早已跟被阉了的公狗一样了无生气。虽然这也是最近两年的常态了,但难免触景生情联想起自己近来的状态,兔死狐悲,心中仍不免有些戚戚然,要顾影自怜,伤春悲秋一番。虽说干非标的金融民工就跟自己的主业一样,没有个稳定的时候,打一枪换个地方,跳槽实乃家常便饭,可是今时今日之光景,显然与往昔峥嵘岁月早已不可同日而语,那时候是跳哪哪赚钱,如今是碰啥都绝缘。
这两年非标的受的污名,被扣的大帽子够多了,一有点风吹草动,就要拿非标开刀,杀杀非标祭天,以至于每每听到“扫黄打非”,非标狗们都不免瑟瑟发抖,觉得非标跟黄赌毒一样,就要被秋风扫落叶,棒打落水狗了,我们这些干非标的跟拉皮条的一样也要接受教育改造,重新做标了。
需要你时,你是社融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拉动经济发展的不可或缺的动力,一句话,你很重要;不需要你时 你是洪水猛兽,红颜祸水,弃之如敝履,除之而后快,还是一句话,没有你对我很重要。所以,过去几年对于很多非标狗来说,是拧巴的,是撕裂的,拧巴的,是自我怀疑否定又心有不甘的精分的。好像我们干的,从来就不是真正的金融,好像这江湖,我们从来就没有来过,或者,是本不该来。
说委屈那是一肚子委屈,说不委屈那也是天经地义。但哥还是固执的觉得非标是个好生意,不该是个贬义词,即便不是褒义词,至少也应该是个中性词才对。简单分个对错,粗暴的拼个你死我活,都是容易的,有些东西是要留给时间去证明,留给历史去评判的,在我短暂而又憋屈的非标生涯里,只有一件事是言之凿凿毋庸置疑的,那就是哥始终都是干非标的里面最帅的。
和被鞭的体无完肤的非标一样,非标狗们这两年也是七零八落,各自散落在天涯。有的带资去了私募,有的转身去了券商资管,有的脑子一热去了基金子,有的找钱找怕了一头扎进保险资管,有的下海落草做了微商,有的力争上游做了三方,有的趁着身体尚可去了白马会所,有的揣俩钢镚儿假装衣锦还乡,有的拿着一本财务报表分析归隐山林,大家树倒猢狲散,各奔前程,后会无期,当年的四万亿,已没有人再提起~
虽然对于非标狗们来说,当前形势波诡云谲,暗流汹涌,很多人走马灯似的寻找适合自己的体位,没头苍蝇一样到处奔走。但其实,这并非非标民工们的本意,如果可以,谁不想找个避风的地方踏踏实实猫冬呢。你看窝在各个行业各个角落里混饭的非标狗其实可老实可稳定了,这帮曾经软磨硬泡,死缠烂打干非标出身的金融民工们此刻展示了他们令人发指的韧性,曾经最骚动,如今最坚定。他们忍耐力极强,扎根到哪里,一看苗头不对,就往那一趴,任其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人到中年,市场不好,行业不景气,项目难落地,又没有别的手艺,只能双手抱头,任打任骂,任劳任怨,轻易不敢动弹,成了职场钉子户。即便如此,也很少有能善终,端上铁饭碗的,普遍都不太稳定,隔三差五的就又换地方了,虽然大多时候都是屎窝挪尿窝。
当初出走的金融民工们正加速向持牌机构回流,体制内稳定压倒一切的优势一览无余,惹得一些漂泊不定的资管民工艳羡不已。但大部分非标狗却注定漂泊不定,老无所依,毕竟这些年雨后春笋般涌现,干非标的实在是太多了,多如牛毛,又参差不齐,技能单一,性价比低,平时又没人邀请咱走穴讲学培训的,真的只能是看天吃饭。
但于行业,虽然作为非标旗舰店的信托,规模亦是连连下降,过把瘾就死的基金子摇摇欲坠,左冲右突,寻找出路,但我还是一厢情愿的觉得一时的规模下降,只是技术性调整,或者是行业的阶段性洗牌。什么时候行业能进入精耕细作我不知道,但这次很多浑水摸鱼、滥竽充数、活糙技差的就该随着退潮被淘汰了。
我之前一直说如果我的职业生涯注定漂泊 那我希望最后的归宿是信托,但随着发际线越来越靠后,身体状态不断跌停,工作越来越力不从心,生活中分身乏术,我觉得我与信托与非标业务已经渐行渐远了,还是那句话,不是行业不行了,而是你老了。
风卷残躯千万里,霜冷芳华几十秋。非标,是我们已无力挥起的残剑,信托,是我们再回不去的江湖。

出走小半生,你我都是回不去的少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长qq:19916961|投诉举报|辽网管20110110011 辽公网安备 21020402000478号 辽ICP备16006943号|博瑞九融

GMT+8, 2020-5-26 21:06 , Processed in 0.073934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